秋,割痛心的季節,在目光之外回憶起往事。雨,融淡血的清愁,讓遺忘的歲月寂寞殘留。想讓你留,你卻遠走,千思萬眷的心事集結在思念的路口。

雲已在昨夜之前等候,等候一陣風刮起憂傷的前奏。憂傷的歌聲,在憫心的微笑裏出口,花無力挽回羅衣外的美麗,悄悄低下眼眸,讓淚水夾雜著雨水流。秋雨,你來、不是為了鬆軟秋天裡的石頭;秋雨,你來、不是為了盈滿秋天裡的河流。也許,只是為了與花有最後一場邂逅。

秋雨連綿,殘花望月,是不是想祈盼一種呵護,能在這孤獨地世界裏交流。淒瀝地雨,淒瀝地情,還沒有說過道別,已經邁開脚步狠心的遠走。曾絢麗過最美地年輕,純真地話語打動這片土地,綻放著愛,舒展著情,從未想過還有秋雨的離別,讓愁捏緊在柳葉般的眉頭。淚花洇濕的臉頰,那抹潮紅已經退去了迷茫的荊叢。

秋雨離別,雲空如梭,花淒淚冷,顏羅失色;清清靜靜地別愁湧出,不在那蒼茫的天涯,不在這遼闊的原野;不是你我挽手的送行,不是你我依依不捨的目光。秋雨若不相顧,怎麼會有千古幽怨,秋雨淒花花何苦,離別猶淚淚水稠。送日遲起眷溫閣,無奈晨陽渡千河。

不能封锁你來,不能封锁你走,縱然凋謝所有嫣然絢爛的衣紗,依舊懷抱著一朵蕊將香醇放施。煮一杯酒安暖孤寂的空房,就像安慰一顆心一樣,當那縷被日光醺醉地想,還懶懶地倚著枕床,那其實就是相思的模樣。不要說瘦了臉龐,青絲散散沒有了往日的烏亮;思慕不是在煎熬歲月,是要讓一段能回憶的過往烙在心上。

夜是月兒的站臺,月冷著體溫走近這個時空隧道。寒冷地月光與蕊香期遇,不知是離別太久,還是已經太久了陌生,沒有熱情的擁抱,只有彼此之間心靄深處想,誰才會撲過來傾訴。

秋雨一份愁,花淒美的風景,讓秋天的淚水流够。蕊香最後一次的溫柔,繞月的思念焗白了眼眸,漸漸濃縮成一點火焰消失在夜空。秋,蒼茫的身影,月光裏你寂靜,想著一種收穫,卻又不能避免一場飄零,是季節的輪回讓你無法躲開這離別的心情。

花淒了是一種美的豁達,蕊寒了是一種靈的化境。秋雨人生不哭著釋放苦衷,寒月孤冷也不是凉了情景。花開花落,月圓月殘,都會在秋色渲染的時刻有了答案。